http://www.zsgupiao.cn

春茶 :疫情下的“突围”

  “名山是著名的‘世界茶都’,是茶祖吴理真的故里,也是茶文化的发源地。蒙顶山茶的历史非常悠久,品质好,买它,买它……”3月27日,雅安市名山区区长周万友变身“主播”,在拼多多直播间卖起了蒙顶山茶。

  阳春三月,又到一年春茶上市时,包括周万友推介的蒙顶山茶在内,雅安茶产业又迎来了一年中的黄金期。然而在疫情冲击下,同其它行业一样,雅安茶产业也面临困局,产业链上各主体不得不开始求变。

  疫情加上霜冻 茶农减收采茶工短缺

  春回大地,雅安市百万亩茶园又到采摘旺季。但今年霜冻叠加疫情,最先冲击的就是茶产业最前端的茶农。

  “今年惨哦,2月份两次霜冻,搞得茶叶减产,加上疫情影响,鲜茶叶价格又比往年下降了至少三成!”3月29日,正在茶园里采茶的名山区百丈镇茶农钟德明告诉《金融投资报》记者,去年春芽鲜叶价格最高卖过90元/斤,而今年最高才60多元/斤,他家今年春茶的收入比去年少了一半。

  无独有偶,名山区黑竹镇茶农李春华告诉记者,她家有茶园10来亩,去年明前茶叶收入 3万多元,今年也就25000元左右。

  钟德明和李春华家的茶叶收入下降并非个例,雅安市茶叶出产背后,对应的是25万户茶农。而让茶农忧心的还不止是收入,疫情下采茶工短缺也让茶农忧心忡忡。

  李春华家除了产茶之外,还是当地的养猪大户,由于家里人手不够,所以每年都要请采茶工,但今年的招工尤为困难。李春华说,“2月底给几个去年请过的采茶工打电话,但怎么说对方都不来。之后又辗转托了好些人,终于在3月下旬找到了3个邛崃市道佐乡的采茶工,但新招的采茶工不是熟手,也只能将就了。”

  “因为疫情影响,去年出来采茶的工人好多都不敢来了,加上茶叶减产价格下降,怕挣不到钱也不愿来了。”来自荥经县的采茶工李大姐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去年春茶鲜叶价格较高,茶农支付给采茶工的酬劳也较高,她每天能挣200多元,但今年鲜叶价格低,她每天能挣到150元就算不错了。

  《金融投资报》记者走访发现,雅安采茶工短缺较为普遍,仅以名山区为例,全区投产茶园30.5万亩,需要外来采茶人员1.27万人,而到目前已落实9200人,仍有3500人的缺口。

  外地茶商骤减 茶企销售远不及往

  疫情之下,面对困局的还有雅安市大大小小的茶企。

  “受疫情影响,外地茶商来得少,我们茶叶的销量直接受到影响,加上2月份的霜冻,我们厂今年的产量下降了很多。”位于名山区新店镇的精诚茶厂以加工绿茶为主,往年甘露制作要持续15天左右,但今年仅做了七八天,产量减半。厂长罗伦雄告诉《金融投资报》记者,由于销量有限,主要将干茶叶卖给老客户,但疫情下老客户也在观望,往年一次买四五件的,今年一次仅买一件甚至干脆就不买。

  雅安市祥发茶厂也遇到同样的困境。“68元一斤,真的不能再少了,咱们打了这么多年交情,我的茶叶品质你还不知道吗……”见到该厂厂长李先勤的时候,他正在世界茶都茶叶交易市场向几名茶商推销自己的茶叶。他告诉记者,他去年卖出的茶叶仍有余款未收回,以致今年的资金周转受到了影响。

  雨城区茶叶批发商周姐做茶叶生意多年,每年仅老客户的订单就能销售几万斤干茶,但疫情之下,老客户近期才陆续到来,她预计今年销量至少下滑三分之一。

  中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日子不好过,雅安市的头部茶企也好不到哪里去。据了解,蒙顶皇茶公司的茶园位于蒙顶山景区,公司最大的卖场也在景区,往年春节是该公司的销售旺季,但今年受疫情影响,蒙顶山景区自1月26日起关闭,直至3月4日才重新开放,导致该公司春节期间的销售业绩下滑了85%。同为雅安知名茶企的四川蒙顶山跃华茶业集团有限公司也遭受损失,不仅旗下的茶文化主题酒店生意惨淡,新茶订单也大受影响。

  《金融投资报》记者了解到,近两周外地茶商才陆续来到雅安市场,主要以河南、安徽、四川宜宾等地的茶商为主,而历来占据外地商人大头的湖北(尤其是武汉)茶商还很难见到。据名山区农业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入市交易客商仅为去年同期的35%左右。

  来自河南信阳的孙姓茶商向《金融投资报》记者坦言:“我来雅安买茶10多年了,这里的茶叶口感不错、做工一流,但是今年的情况确实不敢多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