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sgupiao.cn

战“疫”两月 演出商们过得怎么样

  疫情暴发至今已过去两个月的时间,这也意味着全国线下演出也已静止了两个月。尽管从表面上看,疫情期间演出行业只是各式演出相继延期或取消,但对于演出商们,则代表着一切项目不得不停滞,无法获取营业收入,以致维持生存的资金链与现金流持续承受着较大的压力。但演出行业并未坐以待毙,各方现已行动起来,不仅政府以及业内平台相继对演出商们推出帮扶政策,缓解资金压力,演出商们也在开源节流的基础上寻求在产品与商业模式上的创新,以寻找更多的利润增长点。

  营收为零致资金成最大难题

  曾被认为是演出“大年”的2020年,因突如其来的疫情而让行业形势急转直下,“演出取消”“演出延期”成为出现频率最高的关键词,同时国内大大小小的演出商也不得不走出最初的期盼,并面临原有项目计划纷纷停滞的局面。

  “公司原计划在3-4月举办8场小型演出,每场演出规模约为500-800人,但因疫情的原因均已取消,同时,公司户外演出部门的工作人员如今也都变成‘地下工作者’,场地沟通、票务销售等业务也已暂停,转向埋头内容筹备、策划等工作。”戈壁天堂CEO陈乐如是说。

  不只是戈壁天堂,曾计划今年推出舞台剧《小猪佩奇》《三只松鼠(行情300783,诊股)》《熊出没》等多个演出项目的春和景明也已被迫停下手中的项目。且春和景明总经理邹勇和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本来今年是公司准备发展相对较快的一年,且除了舞台剧外,演唱会等多个演出也在计划中,但因疫情的出现,现在都处于延后状态,截至目前取消的演出场次已经达到20场”。

  对于演出商而言,没有演出项目,也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来源,资金链所承担的压力可想而知,演出商们只能凭借着手中有限的现金流支撑自己渡过这段收入为零的日子,且已有部分公司表示,按照目前情况或许只能再坚持半年左右,便会面临倒闭的危机。

  “现金流是公司最重要的支撑,尽管此前我们有一些现金流的储备,政府也给予一定补助,但现在没有营收进来,同时仍需要负担员工工资、房租水电等成本,每月可达到20余万元,持续的支出状态下,公司无法长期维持,最长或许就只能支撑到今年10月便要面临能否生存的选择。此外,假若能够支撑到疫情结束演出恢复的时期,也不代表现金流方面的困难便彻底解决,公司或许还会出现无法有足够资金启动演出项目的情况,导致后续业务无法展开。”邹勇和如是说。

  平台上线纾困融资服务

  此次疫情是演出行业近年来面临的最大冲击,这一观点已得到不少从业者的认可。且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曾发布数据称,综合各大票务平台反馈信息,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3月,直接票房损失便超过10亿元。如何让演出商们渡过这个冬天,走进明媚的春天,成为当下的重中之重,各方也开始行动起来。

  首先不可不提的便是政府层面发布的多项扶持政策。以北京市为例,早在今年2月,北京市便正式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打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若干措施》,并提出将1、2月应缴社会保险费征收期延长至3月底,且对于文艺演出等受影响较大的行业企业,经相关行业主管部门确认,可将疫情影响期间应缴社会保险费征收期延长至7月底。延迟缴费期间,不收取滞纳金,不影响正常享受各项社会保险待遇,不影响个人权益记录。

  与此同时,北京文化(行情000802,诊股)艺术基金2020年度项目申报截止时间也延长至3月31日,并调整支持内容和范围,加大对民营院团、文化企业资助数量和资金规模的支持力度。且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也已对外表示,将从艺术创作生产、艺术基金扶持、演出审批、演出推广、惠民票价补贴、政府采购等环节入手,以打组合拳的方式给予演出艺术企业全链条的政策帮扶。

  而在政府之外,演出行业其他环节的经营者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帮助演出商们缓解经营压力。以大麦网为例,该平台在疫情期间将为商家提供佣金减免、提前返款、金融支持等多项服务,并联合娱乐宝为演出商推出融资服务。

  邹勇和表示,为什么有的公司会消亡,会在疫情当中出现倒闭的状态,因为公司现金流储备不足,各方给予一定的资金支持能让公司活得更久。

  危中有机倒逼产品创新

  疫情所带来的冲击与影响已不可挽回,演出商们的心态也逐步发生着变化,并开始思考应对之策。邹勇和坦言,“最开始确实是比较懵,但必须要冷静下来,耐得住寂寞,这样才能让公司找到出路,寻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

  近段时间可以发现,不少演出从业者纷纷探索起此前并未涉足的领域。以戈壁天堂为例,尽管该公司此前通过运营观众规模可达十几万的大型活动积累了不少操作经验,但该公司现阶段正筹备着规模在两三百人的小型演出活动,并计划将活动铺设在距离市中心只有数十公里的郊外,以露营的形式结合演唱会、魔术等多种表演类型。

  据陈乐透露,该项目正是此次疫情令公司萌生的想法,随着疫情过去,观众的观演需求逐步显现,但同时也会对安全等方面有所顾虑,且不会轻易前往较远的地方观演,因此距离观众较近的小型演出便是一个较好的形式,假若该项目每周均能进行,累积下来也能达成大型演出项目的规模效益。

  与此同时,春和景明也在为未来的发展筹谋。邹勇和表示,“随着海外疫情的暴发,我们原计划7月举办的音乐剧《猫》目前看存在一定风险性,公司对于是否能演出也做了两手准备,并根据疫情情况与海外持续沟通。而公司已购买版权并改编为舞台剧的《三只松鼠》《熊出没》也正在制作与运营上进行完善,以期后续能带来更好的观演效果。此外,公司也正在探索线上的布局,筹划着如何将作品搬到线上”。

  在陈乐看来,近十几年来,国内的演出行业都按照着固有模式去发展,未能实现较大的创新,此次疫情虽然令近几个月的演出暂停,但却未能抹消观众对于观演的需求,更倒逼行业以及从业者寻求创新,且只要跟消费者站在一起,就能看到市场有多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