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sgupiao.cn

薛洪言:社会撕裂、民粹抬头、隐忧丛生……美

  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美国经济走势影响世界格局。当前,美国仍处于“艰苦抗疫”阶段,美联储和财政部出台了天量刺激政策,用于稳固金融市场和经济形势。结合中国经验看,疫情防控期间,美国经济陷入“滞涨”已成定局,疫情之后呢?美国还能像2008年金融危机那样,借助“零利率+量化宽松”的政策快速复苏吗?

  估计很难。疫情之后,美国大概率无力走出增长停滞的泥潭。

  社会撕裂,民粹抬头

  2016年11月9日,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战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的获胜,让主流媒体大跌眼镜,被视作2016年影响全球局势的第二大黑天鹅事件,排在前面的是英国脱欧。

  事后来看,特朗普的获胜,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是美国民粹主义滋生繁盛的必然结果。在《民粹主义大爆炸》一书中,作者约翰?朱迪斯认为经济持续衰退时往往是美国民粹主义抬头时。简单讲,民粹主义者习惯用“我们对抗他们(us vs. them)”的方式重新定义政治,将精英阶层视作对手,认为他们自私自利、非民主。在约翰?朱迪斯看来,特朗普正是乘民粹主义之势而起,“特朗普成为中产阶层美国激进主义者的发声器,成为那些自认为被全球化和后工业经济转型抛弃的美国白人群体的代言人”。

  建国历史虽不长,美国已发生过几次民粹主义浪潮,此次美国社会民粹主义的崛起,可追溯至四十年前。

  为对抗滞胀,激活企业活力,与日德竞争,20世纪80年代,美国公共政策出现重大转向,里根政府向“侵蚀盎格鲁-撒克逊传统企业家动物精神的福利国家制度”宣战,大幅降税、缩减社会福利开支。几年后,日本因广场协议自废武功,美国则抓住信息时代浪潮,开启了长达三十多年的黄金增长期(期间也有各种冲击,包括2008年金融危机)

  “承平日久、其弊必生”,这期间,美国社会也积累了很多问题,从一端滑向另一端。在《繁荣与衰退》一书中,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将其总结为以下几点:

  一是阶层固化、分化加剧。社会阶层的固化,高中时期就开始了。近三十年来,白人高中辍学率从21%升至42%,黑人高中辍学率从76%升至96%。2010年,美国80%的高校毕业生来自社会前25%的富裕家庭。阶层固化的背后,是贫富差距的分化,而贫富差距的分化,与20世纪80年代的减税密切相关,在很多经济学家看来,那次减税具有明显的累退性质,让富者愈富、贫者愈贫。

  二是过度管制、效率降低。美国社会中,超过30%的工作需要许可证;行政监管密集,修建一条高速公路需要10年时间满足各项规章要求;法律制度繁杂,商业离开律师寸步难行,很多法案成为“律师完全就业法案”。诉讼无处不在,到处都是“一碰即碎”的人和事,创新求变充满风险。

  三是选民政治、短期主义抬头。选民政治下,顾眼前不顾长远,各种政策短期主义抬头。政客越来越习惯用公共资金“购买”选票,2005年,各类专项拨款数量已达到1.6万项,而1996年还仅为3000项。各项支出存在棘轮效应,上升容易下降难,公共财政不堪重负。

  四是企业巨无霸,难以逾越的高山。财富100强公司营收占比逐年提高,成立5年以内的新公司数量占比显著下降。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不再梦想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只是梦想着把公司卖给科技巨头。

  上述因素相互交织,让美国社会撕裂、活力下降,民粹主义滋生繁盛。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希拉里和特朗普都承诺将重审贸易协定、限制企业搬离美国本土,并规范约束华尔街,都在迎合国内的民粹主义。特朗普迎合得更彻底,他击败了希拉里。

  消费“盛世”,隐忧丛生

  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特朗普的支持者中,67%的人认为自由贸易协议对美国不利,69%的人认为移民给美国带来的压力大于利益,61%的人认为美国的经济系统是不公平的,73%的人反对社会公共福利有任何减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