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sgupiao.cn

疫情冲击银行资产质量 多家大行已出手!行业分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重大冲击,银行业过去三年多来不断改善的资产质量或在今年重新面临挑战,而不同银行之间的分化也将进一步加剧。

  在刚刚结束的各家上市银行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疫情冲击下的银行业经营业绩今年会有何变化,是市场关心的共同话题,一些评级机构近期也调整了对部分银行的评级展望。从银行业的整体情况看,疫情对全年银行业资产质量的冲击有限,但整体之下的个体分化也将加大。对大行来说,受益于贷款组合的分散多元化、拨备充足等厚实的“家底”,对抗疫情冲击的实力较强,资产质量虽承压但整体可控;但对区域性中小银行来说,今年资产质量“保卫战”的任务将更重。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近日就表示,银保监会一直在对不良贷款进行密切跟踪和分析判断,并进行了压力测试。整体看,尽管受疫情影响,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会有所上升,但不会出现大幅上升,整体幅度可控,对经济造成的风险不大。

  去年大行资产质量继续转好

  得益于近三年来监管部门和各家大行持续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以及强化资产质量把关,2019年,六大国有银行资产质量持续向好,不良贷款率均未出现上升,保持在低于1.5%的水平。其中,工商银行(行情601398,诊股)、农业银行(行情601288,诊股)、中国银行(行情601988,诊股)、建设银行(行情601939,诊股)、交通银行(行情601328,诊股)的不良贷款率均出现同比下降,农行降幅最大(下降0.19个百分点)。邮储银行(行情601658,诊股)虽然不良贷款率与去年持平,但是六大行中不良贷款率最低者(0.86%)。

  疫情冲击银行资产质量,多家大行已出手!行业分化将加剧,如何打好这场保卫战?

  除不良贷款外,2019年国有大行的资产质量先行指标也有转好迹象。以农行为例,农行行长张青松称,从逾期贷款、关注类贷款这些先行指标看,2019年末农行资产质量是改善状态。农行资产质量的底子非常扎实。一是拨备高,2019年末拨备覆盖率289%,同比提升37个百分点;二是贷款分类严格,逾期20天以上的公司类贷款全部纳入不良,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下降;三是去年新发生不良贷款1179亿元,同比减少153亿元,不良贷款发生率同比下降。

  2019年,大行继续加大对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例如,工行不良率连续12个季度下降,通过各种方式清收处置不良贷款近1900亿元;中行全年境内分行化解不良资产1531亿元;农行去年自营不良贷款处置超额完成计划,全行累计清收处置不良贷款1194亿元,计划完成率是114%,加强与资产管理公司(AMC)的总对总转让合作,推进跨省域批量转让,全年跨省转让处置94亿元,完成两单33.4亿信用卡不良资产证券化项目,实现转股不良债权转让3.1亿元。

  疫情对银行资产质量的冲击已显现

  不过,面对始料未及的重大疫情冲击,大行持续转好的资产质量将在今年遭遇阻力掉头向下,这种情况已有显现。

  交行副行长侯维栋坦言,目前来看,疫情对信用卡资产质量的影响是比较明显的,将尽快恢复信用卡的催收力量,推动制度分流、渠道分流、产能提升等方式加大催收的力度,控制和化解风险。2019年,交行信用卡透支不良余额增加约35亿元,占全行新增不良的62%,信用卡不良率也从年初的1.52%升至2.38%。

  截至2月末,银行业平均不良率微升0.05个百分点。建行透露,截至2月末,建行平均不良率上升0.06个百分点。

  建行首席风险官靳彦民表示,今年银行资产质量受疫情影响已成定局。过去三年,经过对贷款结构的调整和不良贷款的化解,建行的客户基础、风控手段等对资产质量的保障作用逐渐发挥出来,资产质量稳健向好。不过,今年受疫情影响,预计不良贷款率将有所回升,但有望保持总体稳定,整体影响有限。

  中行风险总监刘坚东表示,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与全球金融市场巨幅波动影响,不确定因素不断增加。预计对全年特别是一季度的银行资产质量带来一定冲击,从逾期贷款的情况来看,预计今年一季度和半年会有所上升。

  刘坚东分析认为,从短期影响看,餐饮住宿、旅游娱乐、批发零售、交通运输等消费和服务行业首当其冲;同时由于延迟复工、交通封锁以及需求萎缩等原因,像制造业、房地产企业也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这里面中小企业受影响更大。潜在风险客户受疫情影响将加剧资金紧张和风险化解难度,加速风险暴露。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还款不便的个人客户违约率升高。与此同时,因客户偿债能力降低,一些司法程序受阻,清收工作推进难度也在进一步加大。

  标准普尔最新研报表示,由于制造业和交通运输等少数几个受新冠疫情影响大的行业的资产质量恶化,工农中建等大行今年资产质量将承压,并将削弱盈利能力,2020年净利润增速维持2019年水平难度较大,部分银行将面临增加拨备的要求。

  银行资产质量进一步分化,整体风险可控

  不过,即便大行资产质量承压,但全年整体看,疫情对大行资产质量的冲击依然可控。目前,各家大行均已根据疫情冲击对贷款质量进行过压力测试。

  “疫情是始料未及的重大外部冲击,农行非常关注疫情对存量和新增贷款的影响,已对数10万亿量级的贷款逐户逐笔进行量化场景分析和压力测试,重点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和客户进行风险评估和监测。”张青松称。

  靳彦民表示,建行内部对疫情在本土爆发的第一轮冲击做过压力测试,对银行资产质量的影响总体可控。疫情在全球蔓延的第二轮冲击还需要继续观察,但有信心不良贷款率不出现大幅上升。

  邮储银行表示,疫情发生后,及时开展了全行资产质量排查。基于扎实的资产质量基础和排查结果,压力可控,能够经得起疫情的考验。

  标准普尔也认为,大行企业客户群体倾向于大型企业,这些企业的风险通常较低;拨备覆盖率远高于监管要求水平,这也将为其吸收信贷损失提供额外的缓冲。例如,建行占比相对较高的低风险资产(包括抵押贷款和基建类贷款)将在经济下行期间继续支撑其强劲的资产质量,截至2019年末,此类资产在该行贷款总额中的合计占比为60%。农行的三年净表计划,及其对质量较好的大型企业/国有企业的敞口,使得该行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关注类贷款率和不良贷款率保持在合理的2.23%和1.40%的低位。

  不过,虽然大行家底“厚实”,抵御疫情冲击能力较强,但部分区域性中小银行今年面临的资产质量压力仍然较大。近期穆迪等评级机构已调整个别城商行、农商行评级展望。

  穆迪方面表示,调整评级展望的银行是贷款组合对经济下行更为敏感的银行,原因是其小微企业敞口较大,或者是其贷款多元化程度较低,对最受影响的行业或地区的贷款敞口较大。此外,在相关区域性银行的主要运营城市中,制造业和贸易相关行业易受潜在的全球需求萎缩所影响。因此,随着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持续并加剧,这些银行将面临更高的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压力,其中一些银行近年来贷款增速也相对较高,因而其贷款组合面临账龄过短的风险,对资本指标形成压力。

  肖远企表示,目前看,绝大部分企业的不良贷款是受疫情影响,随着疫情好转,企业会恢复正常生产经营,贷款质量也会相应转好。宏观政策对于不良贷款上升有所对冲,比如对小微企业进一步减税降费,定向降准、增加再贷款,贷款本息临时性延期支付等,都可以避免企业资金链断裂中断生产经营。

  银行业抵御风险的“弹药”同样充足。肖远企称,目前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约3万亿元,银行体系的拨备有近6万亿,相当于1元的不良贷款有2元的拨备覆盖。

  推荐阅读:

  不到一小时狂跌46%:甘肃银行大跳水 更有半年业绩开始亏损了

  汇丰渣打暂停派息股价大跌 分红“信仰”碎了一地

  两份取消派息公告引发股价大跌 风暴侵袭全球银行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