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sgupiao.cn

谭浩俊:今年应当设定GDP增长目标吗?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近日在出席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举办的网上视频座谈会时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GDP增速很难实现6%的目标。鉴于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巨大不确定性,建议今年不再设定GDP增长目标。

  作为曾经的央行官员,现在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马骏的建议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确实比较难以设定。主要原因不是来自于国内,而是国外,且不确定性巨大,设定任何增长目标都可能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在疫情没有全球快速蔓延和扩散时,经济增长目标的确定,还是有比较大的把握和稳定性的。因为,疫情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主要是一季度。过了一季度,中国经济形势就能稳步向好,二季度基本能够步入正常轨道,三季度可以进入较快发展状态,完成全年经济增长目标应当问题不大。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和扩散,已经完全超出了此前的预估,出现了完全失控的现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也到了极其严重的地步,许多跨国公司关闭了全球除中国等极少数几个国家的业务,全球供应链也几乎陷入瘫痪状态。即便疫情能够在上半年得到全面控制,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也是无法想象的。

  如果说贸易保护、单边主义,包括全球金融危机对经济的影响,还处于可控范围的话,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已经出现了严重失控的现象。因为,无论是贸易保护还是金融危机,都没有能够使全球供应链出现严重问题,全球的供应链体系总体还是稳定的、完善的、健全的,只是少数地方、少数环节出现阻碍,且这些阻碍可以通过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合作打通。而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破坏,是致命的,是全方位割断,无论是疫情严重的国家还是疫情不太严重的国家,都无法通过供应链获得自己想要的商品和服务,无法获得需要的原辅材料和零部件,尤其是关键部件。那么,即便是疫情不太严重的国家,很多产品的生产也无法完成,生产出来的产品,也因为运输之路堵塞而无法变成商品、实现价值。

  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完全是灾难性的、无法控制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设定经济增长目标,确实会产生一些不太有利的后果。特别是地方政府,在企业运行不是太好的情况下,为了完成经济增长目标,会无度地进行传统基建投入,甚至再回到城市建设和房地产开发老路上,并有可能导致政府债务再度快速上升。更重要的,如果设定的经济增长目标过低,还会产生一些不太好的社会影响,特别是不太懂经济的人,还会萌生对经济前景悲观的情绪。

  尽管如此,在稳定经济增长方面,却一点也不能放松,不能因为不设立经济增长目标,就可以放松稳增长工作。要知道,稳定经济增长,事关就业、事关居民收入增长、事关购买能力、事关社会稳定。因此,越是困难,越要把稳定经济增长放在最突出位置,想方设法、多管齐下,抓好经济增长的稳定工作。

  就当前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企业的复工复产和员工赴岗工作。对受疫情影响的前两个月,我们可以当作是一次休整、一次养精蓄锐、一次停泊加油。特别在本土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疫情防控主要转向防输入的情况下,应当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到企业复工复产和员工的复岗工作上,尤其是复产复岗,应当成为重点,提高复产复岗率。只要这两个方面的效率达到较高水平,无论是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就都有保障了。

  从长远来看,则是要有效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充分利用规模庞大的国内市场和消费需求,把消费这篇文章做好,让消费对经济增长起到更大作用,让消费有效弥补出口留下的缺口。特别是文化、旅游、餐饮、教育、农业观光等方面能够较快启动的领域,要通过一定的政策手段,加快启动、加大消费力度。而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不仅仅体现在应对疫情方面,更是长远必须做好的一篇文章。

  从全局来看,要大力度地修复供应链和产业链,使被疫情暂时阻断的供应链和产业链能够尽快修复畅通。为什么复工与复产、复岗还不能同步,就是因为疫情把部分地区、部分行业、部分环节的供应链和产业链阻断了。因此,必须尽快修复和打通。其中,中小微企业的复工复产复岗是关键。因为,中小微企业不仅承担着居民就业和收入增长的艰巨任务,还承担着为大企业配套的重要责任。只要打通了中小微企业这要链条,全国范围内的供应链和产业链也就基本打通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