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sgupiao.cn

直播是罗永浩的『致青春』

  作者 / 郭晓康

  来源 / 盒饭财经

  在介绍完首次直播带货的最后一块产品某品牌的剃须刀后,按照既定的桥段,罗永浩要刮掉自己留了多年的山羊胡,镜头拉近后,我们清楚的看到他倔强的胡须中长了几根不争气的白毛。

  老罗说,“我们在直播电商界是一个新人,进入一个行业需要有仪式感,告别昨天,洗心革面,从刮胡须开始。”正当他准备用极其伤感的情绪执行刮胡须的桥段时,场边导演提醒他可以再多宣传会儿剃须刀。

  伤感的情绪被打断,老罗起身说,“我去做一会心理建设。”走的时候听见老部下朱萧木说“这款剃须刀特别好”,老罗仰天大笑。

  老罗做完“心理建设”回来后,继续未竟的刮胡须事业,他不停地念叨,“有点古怪,有点舍不得,但还是要和过去说再见”。随即老罗说这么悲壮的事情怎么不配点应景的音乐,过了好一会,直播间手机外放的“悲凉音乐”响起。

  老罗艰难地把一撮山羊胡刮完,确保所用的镜子没有商标漏出后,揶揄自己像是一个“精神老小伙”,毕竟,今年老罗已经48岁了。

  当老罗推介小米手机时,卢伟冰笑盈盈的走上台,与老罗并肩而坐,两人世纪同框,相互寒暄。

  直播是罗永浩的『致青春』

  老罗调侃卢伟冰,“最近你好像老吵架,具体也没细看,我离开手机圈后就不怎么吵架了是吧,所以别人以为我喜欢吵架,其实是那个圈子它逼着人吵架。”卢伟冰:“所以你体谅我吧?”罗永浩:“非常体谅,因为我也是从这个噩梦里过来的。”

  卢伟冰全程堆笑,揶揄老罗,“我看你介绍小米的时候,离开一年有点生疏啊。”老罗往上推了推眼镜解释道,“个别元器件的术语念起来没那么溜了。

  曾经的“友商”,现如今的“直播带货伙伴”,谁又能想到稍微年轻一些时候的罗永浩也是一枚不折不扣的米粉呢?

  直播是罗永浩的『致青春』

  直播是罗永浩的『致青春』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在决定踏上直播电商这条路之后,罗永浩重新拾起了他网红的身份,而且是严格意义上的“中国第一代网红”,这个东西不是瞎说,2005年中国网络红人排行榜上,罗永浩位列第七。

  老罗重提自己“网红”的身份也不难理解,毕竟要端起主播直播带货的饭碗,那气质上就不再是一名新东方的老师,也不是一名公知,更不是一家手机品牌的CEO,而是有着敏锐网感的网红。

  身为一名网红,就要接受网友的各种调侃,老罗的粉丝和网友们给老罗起了很多外号,包括“罗太君”“公孙永浩”“罗玉龙”“龙哥”等,其中老罗很喜欢“罗玉龙”这个称号,还经常用“玉龙”二字自居。

  我们都知道,中国大部分网友看待“凤姐”罗玉凤是一个“网丑”的形象,罗永浩同样也姓罗,所以网友为了编排他,给老罗起了个名字叫“罗玉龙”。但老罗似乎很受用这个名字。

  他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那些笨蛋说我是罗玉凤的哥哥罗玉龙,以为这会恶心到我。但他们不知道我一直很尊重罗玉凤(如果你看过她的凤凰专栏,你也会,除非你是个价值观有问题的人),后来我就索性自称罗玉龙了,再后来大家就叫我龙哥了。我很喜欢这个称呼,这个国家最好的两个软件产品经理(即便不是这个世界最好的两个)都叫龙哥,我很开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