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sgupiao.cn

餐饮业迎最暗4月!谁能等来报复性消费?

  \"餐饮业迎最暗4月!谁能等来报复性消费?||

  随着前两月上万家餐饮企业倒闭,苦盼的堂食陆续恢复,老板们才发现“熬过2月不算什么”,更艰难的日子还在后头。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首发

  作者:胡慧茵

 

  国内疫情好转,各行业陆续复工复产,但对餐饮业而言,“春天”远未到来。

  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餐饮业注销企业达到1.3万家。据中国饭店协会调查显示,有一半餐企选择接下来关闭20%-80%的门店,还有3%的餐企将完全退出行业。

  \"餐饮业迎最暗4月!谁能等来报复性消费?||

  全国餐饮企业数量变化情况,图片来自企查查。

  在餐饮企业最多的广东,情况更严重。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程钢曾表示,“目前的主要行业困境集中在现金流极度困难,现金储备平均仅能维持1.63个月,预计总体营业额下降至少90%以上。”

  近一个月,广东省内餐饮转让或门店关闭的消息密集爆发。

  2月29日,曾有“日料霸王”之称的和民居酒屋,因营业额降至一成,宣布关闭全部7家直营店退出中国市场;3月初,渔民新村龙苑店、临江店相继结业;3月1日,拥有23年历史的深圳醉翁亭宣布停业;3月23日,广州点都德宣布关闭5家门店止损,约占总门店数的10%。

  好不容易迎来复工,但餐饮业的麻烦似乎刚刚开始。在接受红餐网采访时,广州盛宴餐饮社群创始人梁远庆认为,复业后多数餐企压力更大、支出更多、现金流更紧张了,一些人决定关闭部分门店,还有一些决定开业再延期,他推测,疫情后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餐饮门店会消失。

  按红餐网此前消息,“熬过二月不算什么,三四月才是餐饮的至暗时刻。”餐饮人不约而同给出了这样的预判。

  而在广州,无冕财经研究员走访了几家比较有代表性的餐饮企业发现,他们一直积极地想方设法自救,大家相信,只要撑过这段时间,就会等来“春天”。

  渔民新村:连关两店,堂食生意恢复三成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已经走过35个年头的渔民新村,竟成了广州首家被卷入闭店潮的大型连锁餐饮。

  3月16日晚,广州渔民新村公告称,旗下的临江店因受疫情影响,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决定暂停经营。

  临江店是渔民新村大手笔打造的旗舰门店之一。关闭堂食之后,临江店还一度转型为“生鲜超市”,但还是未能逃过倒闭命运。而此前的2月28日,渔民新村龙苑店因与出租方商讨租金减免等问题,宣布暂停营业。

  不足一个月内连关两家店,渔民新村被推上风口浪尖。但实际上,这两家门店的经营问题由来已久。

  拿龙苑店来说,其实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据《广州日报》援引渔民新村饮食有限公司董事长黎永星的说法,龙苑店每月租金80多万,加上管理费,达100多万。“营业长达5年,也不怎么赚钱,过去可能一个月要损失几十万。如今受影响,损失至今上百万。”

  关店止损的同时,渔民新村身上的担子仍不轻松。

  渔民新村在全国有25家分店,其中在广州城区就有20家。不过,它旗下有9家店都是自有物业,意味着起码有一部分物业不用承担租金压力。这无疑给了渔民新村极大的喘息机会。

  2月29日,渔民新村在调整门店“保命”的同时,还宣布在2月至4月给租户减免50%租金。“生意不景气,除了自己活下去,还要支持自己的合作伙伴。”渔民新村有关负责人黎先生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说明情况时,语气中透露着无奈,“就算是当年非典时期,堂食也没有关停。可以说,这次疫情是渔民新村成立成立以来受到的最大的冲击。”

  3月11日,渔民新村总算等来全面恢复堂食的日子。无冕财经研究员走访位于海珠区的渔民新村门店时留意到,疫情期间搭起的摆卖生鲜蔬菜和熟食的摊位并没有撤走,店内还存有疫情期间搭建起的小型“超市”。就算是餐饮店已经陆续开市,渔民新村门店前的摊档依然是门庭若市。

  \"餐饮业迎最暗4月!谁能等来报复性消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