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sgupiao.cn

宋雪涛:疫情或导致逆全球化加速 需保持中国产

  意大利是欧洲的疫情核心,在意大利全国封城(3月10日)之后的第3周(14-21天),意大利基本确认了新增确诊人数的峰值西班牙和法国成为欧洲的第二疫区,目前新增确诊人数仍在爬坡阶段。德国通过大范围检测和充足的医疗资源准备,已经度过了疫情的高峰。美国由于检测能力大幅提升,确诊人数仍在大幅上升,4月1日全美累计确诊已经超过20万。

  随着美国上下动员起来应对疫情,采用社交距离、快速检测、停工停学停商等强控措施后,病毒的基础传染数(R0)会出现下降。根据华盛顿大学(Univ. of Washington)的预测,全美新增确诊人数的峰值将在4月中旬出现,纽约州的峰值更早。4月中旬之后,在维持社交距离规定的情况下,新增确诊人数将出现缓降。5月底疫情大致稳定,6-7月开始逐步恢复经济。

宋雪涛:疫情走势决定政策形态

  武汉、美国、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疫情曲线斜率对比(D1=100例,资料来源:WIND,天风证券(行情601162,诊股)研究所

  我们控制住了疫情并开始复工复产,但海外疫情仍然在持续,而且有极大的不确定性。第一,经过了第一波发生在中国和东北亚的疫情和第二波发生在欧洲和北美疫情之后,第三波发生在亚非拉(包括已封国的印度)的疫情可能会有数以亿计的感染人数,可能造成远高于前两波的死亡率和被动群体免疫,以及全球农产品(行情000061,诊股)和必需消费品产业链的供应中断。第二,今年10月之后北半球的流感季再来,但正常研发疫苗流程需要12-18月周期,而且已知COVID-19是单链RNA病毒,较强的变异性会降低疫苗的有效性,因此下半年可能要先后面对亚非拉的疫情倒灌和流感季的无疫苗防护,国内疫情可能卷土重来。

  在海外仍在扩散且不能寄希望于疫苗的情况下,至少应该做好疫情可能是长期性和周期性的思想准备,做好与病毒长期共存的医疗准备。我们面临的是公共卫生危机,而且可能是长期的公共卫生危机,因此控制疫情是所有问题的核心,如果疫情得不到控制,再多的货币和财政政策都是隔靴搔痒。由于我们对病毒仍然有很多未知,对疫情的持续时间和影响范围也是未知的,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下,宏观政策的锚是病毒的传播特点和疫情的持续时间,政策的路径将是复杂的和动态的。

  疫情给政策留下了几道开放式问题。第一,当前最急迫最重要的是就业和民生。大量消费服务业的劳动人口因疫返贫、因疫失业;中小微企业现金流断裂、倒闭破产;受疫情影响,出口企业上半场停工停产、下半场客户砍单,特别是消费电子、纺织服装等可选消费品行业的经营问题、就业问题。这些都不是靠钢筋水泥固定资产就可以解决的。从投入产出表计算,建筑业和出口行业的重合度很低,也很难让服务业劳动人口转行去从事建筑业。当然适度有效的投资托底对经济增速是必要的,但不能刻舟求剑地认为就业要靠增速,增速要靠投资。

  第二在抗击疫情的策略上,中国采用了消灭病毒的歼灭战,欧美采用了压平曲线的持久战,后者的重点是减少人传人以推迟峰值出现时间,用有限资源应付疫情,但也可能有曲线失控的风险。防疫双轨制的结果是大多数中国人缺少抗体,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如果开放国门,疫情的输入风险上升。但如果持续严格控制输入,出口和产业链的断裂风险会上升,如何平衡疫情的输入性风险和出口产业链的断裂风险是个问题

  第三,疫情最困难的时间3-5个月就会过去,但疫情带来的恐惧会改变人对于未来的想法——自保大于经济,逆全球化可能加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