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zsgupiao.cn

刘元春:传统手段无法解决此次危机造成的经济

  庚子鼠年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战疫”中拉开了序幕。

  近日,疫情在全球蔓延,国际原油价格暴跌,金融市场震荡不断。前事未决而后事已来,我们应如何在扑朔迷离的经济环境中寻找新的增长和方向?

  金融界现推出《首席说》解局2020特别版,特邀知名经济学家与首席分析师,为您全面解析投资“战疫”。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投资“战疫”系列33——刘元春:传统手段无法解决此次危机造成的经济停摆休克

  本期嘉宾:刘元春 人民大学副校长

 

  (本期内容为金融界、京东数科研究院大讲堂联合制作)

  主要观点

  1.传统手段无法解决此次危机造成的经济停摆休克

  2.收入法测算一季度GDP增速区间为-8%至-5%

  3.先关注两会的目标调整,再判断政策力度

  4.次贷危机后未解决的经济问题会在此次疫情中全面叠加

  5.全球经济在二季度必然会出现深度下滑

  6.疫情经济学的“女巫诅咒效应”能否生效?

  7.当前政策有些零碎,后期要加强刺激政策的顶层设计

  01

  传统手段无法解决此次危机造成的经济停摆休克

  金融界:此次危机与过往有何不同?您是如何理解的?

  刘元春:目前宏观经济领域有一个重要共识——疫情对中国经济、世界经济的冲击,充分展现了超级黑天鹅的本性,超乎大家的预期。这次冲击给整个经济带来了系统性的变化,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就像总书记判断的一样,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这个危机有别于传统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有别于以往的外生的一致性的扰动。

  中国2、3月份的经济出现了停摆,而且此次停摆效应不能简单用供给冲击、需求冲击来概括。人员隔离、区域严控导致整个经济循环和社会活动都出现短期休克式停摆,而休克式停摆直接导致各类宏观数据都创出历史新低。我们要认识到,本质上,这种历史新低在与经济循环正常运行时出现了扰动所创造的新低是不一样的。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当前的数据和前两次经济危机的中国宏观参数,如: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固定资产投资在这两次冲击中依然保持了两位数的正增长,但今年该数据为-24.5%;社零在1998年为正增长6%,现在是-20.5%;与此同时,出口、供给面工业增加值、服务业增加值、发电量以及财政收入的参数,都创了历史新低。

  此类超级疫情冲击对于中国经济的停摆休克效应是简单的经济危机冲击、金融危机冲击不可比拟的。最近我们专门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研究,理论上来讲,一种经济下滑的性质和对外部冲击的性质要密切相关联,这一轮的冲击与大萧条的冲击有本质差别。这是一种灾难性的,对社会系统、经济系统停摆带来的冲击,所以短期冲击力度会超预期。通常任何一场经济萧条都是缓慢来的,虽然可能会在某个时点出现,比如雷曼事件,但市场会有预感,像这种灾难性的冲击往往是超越经济系统和社会系统的预期,因此冲击深度会很强烈。

  从整个系统来讲,我们认为这种外部性的冲击,虽然具有很多的短期不确定性,但是从中期来看,只要疫情持续时间不是太长,不出现持续大幅度的反复,在技术上中期可解的话,冲击一般在1-2年内。而大萧条、大危机的的后遗症需要在将近十年左右才能消除,内在的冲击和机制性、体系性的变化所带来的冲击会更持久。

  所以我们说不能用大萧条、大危机的分析框架处理这场疫情,可能会出现药方错配的问题。我希望学术界能建立一套新框架,宏观政策方面能对这种超级疫情带来影响有一些新思路、新视角。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